这里显示
先进典型
更多>>
  桥工之家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桥工之家 >> 工会信息  
一次难忘的春运——回家过年
作者:陈雁  发布时间:2018/2/12 8:45:35    点击:1115

    2018年的春运已经拉开帷幕,春运抢票正在网络端、手机端如火如荼地进行着,火车、飞机、汽车、轮船、自驾、拼车、摩托车多种交通工具轮番上阵,回家心切的人们十八般武艺各显神通,据统计2017年春运人数超过30亿人次,这是个庞大的数字,2018年春运人数预计将达29.8亿人次。
    我最难忘的一次春运是在90年代初,具体是1991年还是1992年,我记不准确了,一晃时间过去20多年,那异常拥挤的情景仍历历在目。那一年,我正在武汉桥校读书,是个17、18岁的姑娘,因为当时物资匮乏营养跟不上,身形显得瘦小,大冬天穿得也单薄,凛冽的北风一吹,小脸冻得象个红苹果,17、18岁的姑娘看上去象个15岁的中学生。武汉桥校是一所铁道部办的桥梁职业中专,学校非常贴心,期末考试一结束,就给学生们发放了回家的火车票,票是学校提前预订的,票钱由学生自己支付,学校还给每个学生免费发放了一袋路上吃的食物。食物是一个大橙子和一个巨大的油炸面包,(那时候,武汉确实有这样一种油炸面包,它比普通面包结实紧密,面包表面裹着一层炸过的酥皮,酥皮呈淡褐色,中间插入了一根粗竹签,方便吃的时候拿在手里,这个面包足有3两重,估计是学校的老师担心学生们回家过年,路上不方便吃饭,给学生们发一个大油炸面包和一个橙子对付一顿,不至于挨饿。学校老师考虑得真周到啊。)
    学校在武汉,我家在江西省,距离300多公里。那次和我一起回江西的同学有8、9个,年级有高有低,年龄相差不大,乘火车回家过年的日子是农历腊月二十七,8、9个同学一起坐公交车到了武昌火车站,进了候车室,大家不由得立刻紧张起来,候车室里回家心切的旅客挤得满满当当,一个挨着一个,密密麻麻的一片,就象黄金周游客爆满的景区。我坐的那趟车从武昌站到庐山站,晚点了40多分钟,旅客们脸上显露着焦虑的神色,大伙耐着性子等待,直到检票铃声响起,穿着深蓝制服的检票员慢慢打开进站的铁栅栏,候车的人群立即象奔腾的潮水一样往车站深处涌去,检员票根本来不及一个个地检票,人潮只一小会就把我和同学冲散了,我身边急促的脚步声、奔跑声一阵响过一阵,只见回家的人们背着行李卷,提着旅行包,牵着小孩,拎着编织袋、扛着油漆桶的不由自主地奔跑起来,仿佛火车马上就要开走了,容不得人们耽搁一秒钟,我抱着行李跟随人群气喘吁吁跑到了站台上,站台轨道上停了一列长长的绿皮火车,每节车厢的门口都聚集着大批旅客,一个个往车上挤,眼见着已经挤满了,站台还有没挤上去的,车厢底部在不断发出气压阀门关闭的声音,这是即将关门发车的信号,它让紧张的气氛更加浓烈,我挤进人群,没过两秒就被挤了出来,我又挤进去又被挤了出来,我眼见着离车门只差一点点距离了,可是,车门口已经堵上了,有几个壮汉被挤得身体扭曲变形,卡在一起,他们象被强行塞进旅行箱的物品一样卡在一起,有个壮汉的脸紧紧贴在车厢壁上,表情痛苦又无奈。不一会儿,车门就关上了。我扭头一看,站台上还站着不少跟我一样焦急万分的人,他们嘴里在囔囔“今天怎么这么多人哪,挤成这样了”。我手里攥着火车票,心里开始绝望了,怎么办,怎么办啊,我买的是座位票啊,可根本就上不去车!
    就在万分无奈、万分焦急的时刻,我四处张望,期盼幸运之神眷顾我,突然间瞥到车厢的远处站着一个瘦高的列车员,这是青年列车员,他身穿铁路制服,头戴铁路大盖帽站在寒风中,神色淡定地看着乘客上车,从有序到无序,又从无序到乱作一团的过程。本能驱使,我必须得向他寻求帮助,上不了车,我只能在寒风刺骨的武昌站待一夜。我一个箭步冲到瘦高的列车员面前,把我手里紧攥的车票递给他,急切地说“列车员同志,我有票,有票啊,可是,我上不去,根本挤不上车啊?这可怎么办啊?”他拿起我的车票,认真看了看,仿佛在检验这张票的真伪,我急得大声说,“我的票是真的,我是学生,学校订的票”。列车员噗嗤笑了,爽快地对我说:“那你跟我来吧!”。他一只手抓起我的行李,估摸着我的座号位置,冲到一节车厢下,握紧拳头抬起手臂用力敲打车窗玻璃,车厢内的乘客看到有列车员在敲击玻璃,赶紧把车窗推了上去,探出头来看看发生了什么事,列车员噌的一下,迅速把我的行李递进车窗,对着里面的乘客高声喊道“接一下,接一下行李”!车上的乘客倒很配合,顺手就把行李拎了进去,这时,瘦高列车员面对我,把他两只手握在一起,做成一个环状,没有一丝犹豫对我说“你踩在我手上,爬进去吧”。听到这,我瞪大了眼睛,眼神愕然,表情在说“啊,踩在你手上,爬进去,这,这合适吗”?列车员大声催促我“火车马上就要开了,难道你不回家了吗?别犹豫了!”,时间紧迫,我把眼睛一闭,抬起了一只脚,顿时感觉人被举了起来,我伸手够住车窗,列车员抓着我的鞋往上推我,他嘴里对车厢内的乘客高声喊“里面的人,搭把手,搭把手,拉一下。”车窗旁的几个乘客七手八脚拽着我的胳膊,拽着我的衣服,顺势把我拖进了车厢,有个乘客调侃道“小姑娘,你不走门,怎么从窗子里爬进来呀?”我尴尬万分地答道“我有票,我有座,挤不上来啊”!乘客听了一阵哄笑,有人说“哦,有座位,那让一让,让一让,人家小姑娘有座位”。正说着话,列车启动了,我还没来得及对站台上列车员说一声谢谢,列车缓缓驶出了武昌站......
    车厢里挤满了人,过道上、小桌板旁也不例外,因为人多,车厢内显得闷热,跟车外的寒冷对比强烈,有的乘客热得浑身冒汗解开了棉袄,我找到座位,跟乘客们挤坐在一起。这时夜色渐渐浓重,黑暗一点点吞噬了车窗外的灯光,列车在幽暗中走走停停,经过漫长一夜的颠簸,清晨十分,终于抵达庐山站。出站的时候,我感觉饥肠辘辘,双脚发麻,走路酸胀不稳,上车拥挤不堪的时候,学校发的食物也挤丢了......油炸面包和甜橙的滋味一定不错吧。
    20多年转瞬过去了,桥校毕业后,我成了一名技术员,参加了多座铁路公路桥梁的施工,如今,我可以自豪地说,我把青春献给了国家建设。20多年来,我们的祖国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铁路网八纵八横,主干道连通神州大地,国民生活水平不断提高,科学技术持续创新发展,现在的春运,乘车环境非常好,各大高铁车站的设计独具特色,车厢美观大方、干净舒适,国内的航线四通八达,飞行高效便捷,乘客们尊老扶幼、举止文明,秩序井然,国家实力在不断增强。这一切都是在党的领导下全国人民共同努力创造的。春节将至,又是一年亲朋好友相聚的美好时光,我在电视里看到春运回家路上奔忙的人们,内心对这些遍布祖国大地千千万万的普通劳动者充满了深深的敬意。
上一篇: 故乡
下一篇: 没有了 ...
责任编辑:工会
2010-2012 © 中铁大桥局集团第五工程有限公司
请用IE5.0以上版本及1024*768分辨率浏览 技术支持:维网科技 赣ICP备0500051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