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显示
先进典型
更多>>
  文化景苑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文化景苑 >> 散文诗词  
追忆往事
作者:蹇帆  发布时间:2017/5/18 8:09:39    点击:205

    古人云:往事如烟,不可追随。而我透过眼眶中的浅泪看到石碑上您慈祥的笑脸,却偏想追一追这如烟似雾的往事。
    笑;
    我是生在大桥下,长在长江边一个名副其实的“桥三代”,出生时恰逢初春,冰雪将融未融,柳枝将舒未舒,一缕树木的幽香缠着衣角掠过熙攘,悄悄飘入红帘深帐。帐中人抱着一团满是喜字的棉袄,袄中露出一个皱巴巴的笑脸,明明该是横看竖看都丑的不像样,您却像如获至宝一样笑得眉眼像尾弯月。您捧着我,温暖的臂膀牢牢的抱着我道:“胖小子”,我是你爸爸的爸爸,你得叫我爷爷。”您爽朗的笑声灿烂了整个房间。那一年我刚出生,您已满六十二。
    歌;
    桥处生活区不算大,但却是我时至今日难以抹去的记忆,春阳斜照,您我二人操场漫步,脚步拨开雾霭的迷茫,您望着操场边榕树上的黄鹂,即兴高歌:“天上掉下个林妹妹,似一朵轻云刚出釉”刹那间我似乎能看到您青春时的影子。活力。干劲。朝气蓬勃。一曲完,我连忙捧场:“您真不愧是我爷爷,有我当年的影子。”您嗔怪地看了我一眼:“这孩子,没大没小,不过我给您讲哦,你爷爷我当年建桥时候,可是一把好手!”您得意的面容似还是童稚的孩子。那一年我七岁,您六十九岁。
   泪;
   暮春,最后一瓣梨花隐去了笑靥,只留下遍地残红。生活区的春意缓缓退去,徒留春天的回忆一片狼藉。白色肃穆的医院,鲜红刺目的十字,充斥着消毒水的病房,严肃的机械医师。是了,这是您最不喜欢的医院,您平躺在病床上,面容枯槁却仍强撑着笑意,招手示意我坐下,我知道我那时候的表情一定特别难看,鼻腔中阿司匹林和辛辣的酸味混合在一起特别呛人,最终还是把我呛出了眼泪,您一如往常那样握着我的手:“蹇囝不哭,蹇囝最乖了,爷爷给你讲哦,爷爷是要去另个国度了,这是逃不过的劫!”您是被自己的编故事的本领逗乐了,嘴角咧了一下,眼泪却顺着皱纹流了下来。那一年我十五岁,您七十七,已病入膏肓。
    好一个往事如烟,好一个不可追溯,不过都是痴话罢了。那些被长大后的我忽略了的笑容,那些被长大后的我忽略了的高歌,此时却如电影镜头在脑海一一回放。待在灵柩上再见您和蔼的笑靥,已觉物是人非。
    爷爷,您总是喜欢同我讲,现在,轮到我给您讲了。您,意下如何?!

 

上一篇: 致我的爱人
下一篇: 天兴洲的立夏
责任编辑:周滢
2010-2012 © 中铁大桥局集团第五工程有限公司
请用IE5.0以上版本及1024*768分辨率浏览 技术支持:维网科技 赣ICP备0500051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