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显示
先进典型
更多>>
  文化景苑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文化景苑  
架梁“高个”——记五公司桥梁吊装专家鞠长洪
作者:姚思超  发布时间:2020/12/18 10:06:25    点击:566

  “老鞠,又来‘视察’工作了?”
  “下雨放心不下,过来看看……”说着鞠长洪就拾起桥面护栏旁的零落的钢筋头往一边挪去,
马上通车了,不用的材料要及时清理出去,堆放在桥面是有很大隐患的。”
12月15日,由中铁大桥局参建的鹤港高速先行段将与洪鹤大桥一起正式通车运行。 
  “这里凝结了大家的心血,通车前再来桥面看一看。” 看着两年多的辛苦付出终于有了回报,现任中铁大桥局鹤港高速项目部副经理的鞠长洪心情复杂。

  “接近1米9的大高个,翘鼻梁……每天晚饭后他都要到工地上转一圈,无论天气好坏。”谈起鞠长洪,在鹤港高速项目部上班两年的技术员徐鹏印象深刻。
  “高个”鞠长洪是一名“桥二代”,父辈和兄弟、子侄都是大桥局五公司的桥工。与很多桥工子弟一样,自出生起他就在大桥五处生活区长大。在鞠长洪的记忆里,“大桥局”三个字很早就成为了父辈工作的代名词,“建桥铺路”也逐渐成了他好奇又向往的生活。
  1995年,在完成三年的桥梁吊装专业学习后,他来到了人生的第一个项目——九江长江大桥工地。在这里,他第一次实地了解到桥梁吊装这个工作,也正是这段工作经历让他对桥梁吊装产生了浓厚的兴趣,在他的心里埋下了一颗小小的“种子”。
  “架梁就是“刀尖上的舞蹈”,追求的就是一个‘精’字,过程中不允许出一点差错。”就是从那时起,鞠长洪就暗下决心,一定要成为一名顶尖的架梁人,为更多的人架起通往幸福生活的桥梁”
  25年来,鞠长洪不曾忘记自己的那份初心,始终坚持在桥梁吊装工作岗位锤炼自己,先后在九江长江大桥、福厦铁路厦门跨海大桥、向莆铁路南昌东新特大桥、普宣高速普立特大桥、大瑞铁路澜沧江特大桥、孟加拉帕德玛大桥、鹤港高速等海内外20余个项目参与或主持桥梁吊装工作。
  在南昌东新大桥,鞠长洪提出通过在提升站和架桥机附近设置两套自制斜面坡道、在运梁车上横向安装2组40的工字钢分配梁的方案提升了运、架梁及架桥机整体转运速度,创造了日架梁12片的最高纪录,为项目部节省生产费用超40万元;在云南普宣高速普立特大桥,设计出不对称吊架,克服箱梁的不平衡吊点,通过吊架保证箱梁平稳起吊和有限起吊高度安全通过;在云南大瑞铁路澜沧江特大桥,提出利用反复循环索的方法牵引钢绞线至使用点,通过一进一退的方法顺利安全完成了“二次竖转”;在孟加拉帕德玛大桥,创新改制千斤顶底座,将两块6厘米厚的钢板叠加起来替换原来设计制作的30厘米高千斤顶底座,在有限时间内保证了第一孔钢梁的顺利架设到位……类似的事迹在鞠长洪身上还有很多很多。
  “鞠经理还喜欢改造现场的小工具。”徐鹏说,经常可以看到他拿着那些“小东西”在那里研究琢磨。

  “施工现场可以改造的地方有很多,只要你愿意主动思考、多动脑筋,往往可以通过改造创新一些小工具让工作达到事半功倍的效果。”用鞠长洪的话说,“‘小东西’、‘小改革’、‘小发明’也能有大作用。”
  从集团公司首席技工技能大赛“岗位能手”、“金牌职工”,到中国中铁“杰出青年岗位能手”,再到武汉市“技术能手”,这位“大高个”凭借自己对创新的不懈追求,一步步攀登成为了桥梁吊装领域的专家。
  “鞠经理不仅是一位技能高手,在现场管理上也是一把好手。”谈及这位“高人”,鹤港高速项目经理陈小波评价很高。
  “他很细心,总能留意到别人容易忽略的东西。”
  时间拨回到年初。
  鹤港高速向东连接洪鹤大桥,连通港珠澳大桥,西接高栏港高速公路。作为实现2020年底洪鹤大桥通车的重要保障,打通江珠高速-鹤洲南互通-金湾路互通这一“先通车路段”,为珠海航展期间珠海大道通行减轻压力,鹤港高速的建设进度至关重要。
  “受年初疫情项目施工进度延后了一个多月,期间又受到两次台风及高温等天气因素影响,项目施工面临着极大的压力。怎么把耽误一个多月抢回来,成为了项目部迫切需要解决的问题。”鹤港高速项目书记常建伟说,“为了加快现场施工进度,鞠长洪每天坚持6点到现场,这一干便是大半年。”    
  “进度是抢出来的,不是等出来的。”鞠长洪的嘴边常常挂着这句话。
  “很多时候现场忙不过来,鞠经理就亲自带着队伍上。” 徐鹏记得很清楚,项目“大干100天”劳动竞赛期间,鞠长洪甚至一连好几天吃住都在现场,每天都要准备两套换洗衣服。
成效渐显……
  2月底,项目实现复工复产。
  3月29日,首片50米预制T梁顺利浇筑完成。
  5月14日,首片50米T梁架设成功。
  8月12日,白藤河特大桥左幅主墩中跨顺利合龙。
  8月31日,白藤河大桥连续刚构梁合龙。
  9月28日,白藤河大桥桥面施工全面完成。……
  落实领导带班制度、优化组织施工方案、协调现场机械设备、理顺队伍关系……一项项举措的落地,让落下的工作慢慢补了回来,施工进度也逐步赶了上去。但鞠长洪的心里明白,最难的一关他们还没跨过去——白藤河特大桥合龙。
  “项目架梁工作主要难在运梁和提梁上,受施工条件限制,我们需要对梁体进行二次提升。”鞠长洪说。
  “运一片梁需要一个小时,但架梁过程只需要半小时,如何让多出来的半小时无缝衔接,最好的方式就是‘交叉作业’:边架梁、边运梁、边接轨道。”
  而对于交叉作业,鞠长洪有自己的理解:交叉作业对现场管理工作的要求很高,必须对每个工作点进行全面的协调把控,合理准确安排各项工作,只要一步乱了后面的步子就都乱了。
  大桥合龙的前几天,鞠长洪每天的睡眠时间不超过五小时。就连躺在床上他都在想每一片箱梁怎么运至现场,如何在架梁的同时迅速让下一片梁进场准备……每天必做的事就是把每一片梁的吊装程序都提前在脑子里过一遍。
  “作为现场管理人员,在做一件事之前,你必须做好下一步的准备工作。”
  9月7日晚,白藤河大桥顺利合龙,同时也创造了一天内架设10片箱梁的新纪录,
 “辛苦没白费,兄弟们辛苦了……”合龙当天晚上,鞠长洪在他的朋友圈里写下这句话,那也是他大半年来睡得最踏实的一次。
  “紧绷的神经终于松了一些。”面对来之不易的成绩,鞠长洪的脸上露出了久违的喜悦。 
徐鹏告诉我,其实过程中还有一个小故事。
  在进行大桥左幅第一片梁体吊装时,由于轨道安装受吊机角度的限制,不能正常将轨道吊装至指定位置,就在大家都无计可施时,鞠长洪指了指不远处的桥面上放置的小手推叉车,稍微加以改造就完美解决了这个小难题。
  “手推叉车是我之前就注意到的,也提前考虑到了它的用处,现场刚好用得上。不了解现场,没有用心观察,你就不可能想到这个办法。”说起这段“小插曲”,鞠长洪显得很淡然,类似这样的情形他已经经历了不知多少次。
  “每根架梁机的滑轨重量超过两吨,靠人力是不行的。当然也有其他的土办法可以解决,但既浪费时间,又要花费巨大的人力物力,这种方式是最简单,也是最快的”。
  徐鹏每天都和鞠长洪在一起工作,长期的接触下来,在他的印象里,除了爱钻研,还是一个心特别细的人。“工地上的塑料薄膜、电焊条、胶合剂等材料放在哪里他都了如指掌,只要有需要,他都可以准确无误的说出存放的位置”。
  “紧盯现场、发现问题、解决问题,只有了解现场,才能合理的安排工作。”这就是鞠长洪的“三段式”管理哲学。

  十二月的珠海已经有了一丝凉意。白藤河上,鹤港高速桥面整装待发,主栈桥拆除、螺旋管回收等工作也已接近尾声,以往热闹的工地就像这天气一般,清冷了不少。但有一点不曾改变,每个晚上,你总能在白藤河上发现一个“高个”,借着手电筒的灯光,用自己的双手和眼睛为项目部架起一座“安全之桥”,耐心地等待着项目全线通车那一天的到来......

 

 

 

上一篇: 冬日里绿汁江项目飘来的烧烤香
下一篇: 发扬“愚公移山”精神 推翻“三座大山”
责任编辑:姚思超
2010-2012 © 中铁大桥局集团第五工程有限公司
请用IE5.0以上版本及1024*768分辨率浏览 技术支持:维网科技 赣ICP备05000513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