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显示
先进典型
更多>>
  文化景苑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文化景苑  
我读《我的诗篇》
作者:杨 雄  发布时间:2018/11/5 16:55:43    点击:113

“众筹”一词常出现在我们的视界里,或许我们不曾去思考它,至少我是这样的,然这次我认识到了它的价值与意义。若没有“众筹”,或许我将不会观看到《我的诗篇》,也不会认识片中的那些人。

似遗憾,影片开头因音频失效没能听到莫西子诗的台词,也似天意,正因如此才能让我天马行空地去幻想片中主人公的事迹。
    (一)关于充绒工吉克阿优

吉克阿优,比其他三人更似背井离乡的打工人。大凉山到嘉兴距离,长远坎坷,于望乡心切,却只是眨眼的距离。然而不怯万里回乡,除了兴奋激动,却也有那念不完的恼愁。母亲离世,为人子却未能送终;回家过年,也没有宽裕的口袋为父亲留下分毫。“反诅咒”仪式,村里没有正规的法师做法;老父亲的那句“再也没有人能给缠头巾了”,更道出的是民俗失承的辛酸。“好些年了,我比一片羽毛更飘荡”,是的,打工的人,谁不似羽毛,谁不似柳絮,那一首《打工行》不正道出了所有打工人的心声?

(二)爆破工陈年喜 

“炸裂诗人”是别人给予他的称呼,事实他也是炸裂了。他炸裂了一条条的坑道,炸裂了窘迫的生活,也炸裂了平凡的人生。生活贫困,并未切断他信念的引线,他用诗歌,诠释什么叫更倔强地活着。他是幸福的,在困境中有亲人陪同,有信念支撑;他也是不幸的,纵使他炸裂了心石,执着了生之意义,也未能摆脱亲人病危带来的沉重枷锁。
命运多舛,形容他最不为过,在最需要经济的时候,无故被辞,还被拖欠了两个月的收入;全家的负担都在他的身上,却意外住进了病房,所幸身体无大碍,他还能继续炸裂。或许呢,今后他能炸裂出不一样的生活。
    (三)采煤工老井

“诗歌既是我灵魂的指示灯,也是我精神的补血剂。写作对我来说是一种宣泄,一种寄托,一个美丽的诗人梦,我的中国梦”这是截至老井回答记者的一段话,这句话解读不了,唯有爱好诗歌的人才能深刻地去体会话中之意。老井的诗是中国现代诗歌中的亮点,他的精神,也是值得我们传颂下去的。片中专写老井的前段不是太多,唯给人留下的印象是注重情义的“老好人”,真正的老井,还有更多是我不知道的,写下这段文字后,我想应当去慢慢地去观阅他的诗、文,他的诗情。

(四)乌鸟鸟

乌鸟鸟,一个古板的生活在诗歌里的失业叉车工诗人,“在诗歌里他可以畅游,然而在现实中一窍不通”,这是他妻子对他的评价,然而他确是如此。片中有一段关于他找工作的场景,他拿着自己的诗去物流管理行应聘编剧或叉车司机;还有一家招聘单位的人员问他为什么你写的诗算是不好的,他的回答是“好的都有人写了,我写不好的,才能体现我的价值”,当我看完这个片段时,我对他的评价是:老实,不善言,毫不圆滑,缺乏交流经验。他可以是这样回答的:诗歌是生活的写照,现在是不好的,我会努力将生活变得更好,然后写积极的诗。

乌鸟鸟的古板,何尝不是诗人的寂寥,现在的社会是一个不了解文艺之人的社会,诗人在很多人的眼中,是一个奇葩的族群。人们常嚷嚷诗人难懂,奈何有谁曾去尝试接触一下诗人们呢?人们观阅诗人的诗词,却不与诗人交朋友,然后诗人的朋友刻意地越来越少,人们认为诗人是寂寞的,渐渐地,诗人也认为自己是寂寞的。乌鸟鸟,便是寂寞的诗人。
    (五)许立志

许立志,作为一个九零后的诗人,原以为他的生活观念会较为乐观,然却步入了海子三毛的后尘。“一颗螺丝钉掉在地上,不会引起任何人的注意”或许他认为自己是这样的一个人,所以才会有轻生之意。生活在流水线上,工作的压力可能使他精神麻木;写诗却瞒着家人,或是家人的不解使他埋盖了理性的心。诗人是孤僻的,诗歌能够让诗人宣泄情愤,但是在宣泄的同时,或许也会将诗人带向极端吧,我自己曾有这样的体会,所有诗歌可以用以宣泄情感,然我们更应该具有一颗乐观的心,强大的心。许立志的诗集,将会以众筹的形式出版,或许将来在他的诗中,我们会感悟到更多他的心酸,也会发现他自弑的原因。
    (六)邬霞

邬霞作为一个女性,她的诗也像女人般柔和,像风中飞舞的花朵,她的《吊带裙》在诗中绽放。人皆爱物,尤甚女子,邬霞也一样,喜爱佩戴穿饰,她喜欢穿饰,却绝不奢侈,应说清贫,她最喜爱的吊带裙是地摊上的货物,价格不过二三十块钱;她爱美,却绝不失职,上工时一直穿着制服,她喜爱的吊带裙,也唯有在深夜静静开放。邬霞,她是工人中的一枝花朵,它没有傲人的容颜,却以最鲜艳的姿态活在世人眼中;她是那些不为人知的诗人的灵魂,才能道出并坚以“诗歌最能抵达人灵魂深处”的信念。

(七)结

诗人是为人们所不理解的,人们认为写诗是不务正业,写诗不能带来收入,或许有的诗人仍然坚守在自己的诗歌阵地里,然而可以肯定的是,有的人迫于外界压力而放弃了诗歌行业。诗人的世界,别人不懂,那就让他们懂,诗人们应该团结起来,互相鼓励与坚守信念,诗歌是诗人的语言,也是战斗的工具,诗歌能让诗人坦然地直面生活的困境,又何惧面对无知的呼声?

诗人寂寥,更渴望交流,人们应给诗人支持,而不孤立他们, 社会应呼吁: 诗人并不特别,他们仅仅多了一种语言的能力,他们可以是你的亲人,你的朋友,甚至你的爱人,去正确地交识他们吧。

 

上一篇: 赤壁之战
下一篇: 大山里走出来的路
责任编辑:江 江 张建旺
2010-2012 © 中铁大桥局集团第五工程有限公司
请用IE5.0以上版本及1024*768分辨率浏览 技术支持:维网科技 赣ICP备0500051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