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显示
先进典型
更多>>
  文化景苑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文化景苑  
最陌生的同事
作者:张翼萱  发布时间:2018/2/2 16:20:21    点击:721

安九铁路鳊鱼洲长江大桥开工建设已有4个月了,从我进入项目部以来,陆续迎来了90多个同事,大家虽然来自五湖四海,有的认识,有的不认识,但同在一个项目部上班,几个月下来,基本都熟悉了,一起上班,一起下班,一起吃饭,一起休息,俨然成了一个其乐融融的大家庭。

我所在的工程部是一个大部门,人员将近20个,但总有两个桌子是空的,见不到人影,可明显有人工作过的痕迹,感觉很寄怪。问了同事,说是两个年轻人,一个叫高玉欢,一个叫刘雷,在工地倒班。

缘于一次,那天早上我正匆匆地从五楼宿舍赶往二楼办公室,下到三楼时迎面走来一位满身泥浆,头带雷锋帽,一脸倦容的年轻小伙子, 仔细一看原来是工程部的现场技术员刘雷。此时他正好上完晚班回来,我顺便问了声:“挺累的,好辛苦吧!”

“还好,习惯了”。他轻描淡写的回道。

寒冬腊月,江边晚上气温很低,江风刺骨,露天作业,那叫一个冷!一句简简单单“还好,习惯了”使我深受感动。我很想为他们写点什么,但苦于一时见不到本人,又不熟悉他的工作,便搁浅下来了。

恰逢今年的第一场瑞雪给大家带来喜悦的同时,也给工作生活带来了诸多不便。出于安全质量考虑,监理站下令安九项目部暂停施工作业。在这停工期间我又一次在办公室见到了刘雷,在和他的闲聊中,得知他是从四川成贵项目部直接调过来的,报到的当天,正赶上5号主塔墩大堤防护桩开钻,当晚还没来得及整理行李,他就和另一名叫高玉欢的年轻技术员被安排到现场值班,两班倒,24小时轮流上岗。白班早上8点到晚上8点,晚班晚上8点到第二天早上8点。刚开始也许是水土不服抑或是江风太大、太冷,他鼻子经常出血,喉咙时常咳出血丝,很不适应,随着时间的推移,他慢慢的也就习惯了。为赶工期,项目部召开了“大干45天”的宣贯动员大会,5号主塔墩大堤防护工程85根桩必须在2018年春节前全部完成。项目部掀起了一股大干快上的高潮,不分昼夜地打桩钻孔。他们俩也就像身边高速旋转的钻机昼夜不息,紧盯现场。

施工过程中的每道工序,每个环节都必须严格把控。孔径的大小,混凝土的稀稠等等都要密切关注,并且要认真及时记录好各种数据,整个过程及数据不能出任何纰漏。他们常常一站就是12小时,实在困了累了,就在江边临时搭建的小钢板房休息一下。特别遇狂风暴雨天气,那难度就更大了,一边要监督现场施工,一边又要记录数据,而数据表又不能玷污雨水痕迹,他们只好跑到临近的车里填写,有时十多个小时就这样穿着雨衣雨靴不停地在雨中两点一线来回奔跑。由于长时间蹲守在泥浆泗溢的钻机旁,下班后他们往往就成了泥人,什么也顾不上,冲洗下倒床就睡。肯定是太累了,睡得太香、太沉,常常错过了食堂的就餐点,一觉醒来又到了上班时间,只好匆忙地吃点零食填下肚子,然后又全副武装地赶往现场 。有一次下班后,高玉欢在宿舍泡了一包方便面,在等待过程中,人就趴在桌上睡着了,面最后都凉了......

5号主塔墩防护桩截止于2018年元月25日已完成69根桩,在这将近40天的时间里,他们俩人就这样顶风冒雨、风餐露宿,昼夜轮番上岗,每天除了睡觉就是上班.。工作尽管如此之辛苦,环境尽管如此之恶劣,可从他们黝黑稚嫩的脸上看不出丝毫怨言。

天气还未完全好转,冰雪尚未全部融化,刘雷和他的搭档高玉欢又和剩下的16根桩较上劲,投入紧张忘我的工作中去了。

工程部是项目部的技术龙头,既要负责内业资料又要督战施工现场,开工初期,工程技术任务异常繁重。项目部的技术人员大多都是90后刚毕业不久的大学生,凭着年轻人特有的朝气,面对艰巨的任务,勇挑重担。除刘雷、高玉欢两名现场技术员外,其他技术人员也在技术负责人的带领下,攻坚克难,加班加点编制各种施工方案、技术交底文件,绘制图纸等內业资料,深夜的项目部办公室常常灯火通明。他们正以高昂的士气、饱满的热情投入到鳊鱼洲长江大桥的建设中,为项目部带来了沸腾不止的活力,展现了大桥建设者的风采,诠释了中国建桥人的全部内涵。

我为有这样的一批同事而骄傲,虽然我跟他们说话很少,有时人与名字都对不上,但就是这些“最陌生的同事”,用青春与汗水,用冻得红肿的双手,用沾满泥浆的身躯,建起了跨越天堑的雄伟桥梁!

辛苦了,我最可敬,最可爱,“最陌生的同事”!

上一篇: 一场特殊的“茶话会”
下一篇: 我的小幸福
责任编辑:江 江 张建旺
2010-2012 © 中铁大桥局集团第五工程有限公司
请用IE5.0以上版本及1024*768分辨率浏览 技术支持:维网科技 赣ICP备0500051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