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显示
先进典型
更多>>
  文化景苑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文化景苑  
上学的路
作者:罗晓玲  发布时间:2018/2/2 16:16:17    点击:550

 

或许是到了不惑的年龄,每每夜深人静,我喜欢站在阳台俯瞰璀璨灯光中车水马龙的路常常忆起自己上学的路

 

打闹嬉戏的田间小路

小学四年级和五年级,我们去往离家两里多地的学校读书,步行半小时左右,从我家到学校没有公路也没有交通工具,都是步行穿过田间小道,那时外面几乎没有开饭馆的,即便有也舍不得花钱去买,一日三餐都是回家吃,所以每天从家到学校这条路得走上六趟,我们一个村的小伙伴都是结伴前行,打闹着、嬉戏着,似乎上学的路很短。

 

父亲自行车上的上学路

我们村离初中学校比较近,翻过两个山头就到了。父亲是中学的老师,为了能在工作之余早点回家帮帮母亲,父亲拿攒了许久的钱买了一辆凤凰牌二八自行车,骑自行车从山路中穿行得走S道才能上去。因为山上行人少,而小学跟我一个年级的同村同学都因为要回家帮父母干活辍学了,我一个人走路时总是觉得害怕,所以总尽量跟着父亲一起出发,每次上山时我就在后面追着父亲的自行车,过山顶后就可以坐上自行车的后座了,坐在后座上踢着小腿的我觉得阳光特别灿烂。

高中离家十几里路了,我开始独自住校,从家到学校有汽车,一天只有两趟,上午、下午各一趟,由于车少也为了省下坐车的钱,我一般一个月回一次家,回家的路上行人很少,路是从林中穿行的,我胆子比较小,总觉得会突然间从树林里窜出来什么怪物,所以每次要回家前常约好可以同路的同学一起出发,返校时,我就什么都不用担心了,因为父亲会用他那辆二八车送我去学校,那时的路不太平整,虽然每次到校时我常觉得屁股疼,但每每看到同学们羡慕地注视着我坐在父亲自行车的后座上从学校到达宿舍时,特别开心。

 

父爱如山的“找座”路

1994年我考上了大学,从接到录取通知书的那天起,父亲就开始打听从老家到石家庄的路线,那时京九铁路还没有开通,离家比较近的两个火车站是景德镇和九江,都没有直达石家庄的火车,但从家到九江要经过鄱阳湖,那时还没有鄱阳湖大桥,汽车要想到达九江得在到湖口后靠摆渡船运过鄱阳湖,碰上天气不好或是车多的时候,从老家到九江常要花六七个小时的时间,由于时间的不确定性,父亲担心赶不上火车,最后决定从景德镇出发,经南京中转到石家庄。

那时火车票只能到车站排队购买,父亲为了能买上当天从景德镇出发的火车票,带着我早上五点就从家出发了,经过差不多四个小时的颠簸我们到了景德镇火车站,虽然买到了两张火车票,但只有站票,那时的火车票还没有实名制,坐票大都是在起点站才能买到,在非起点站坐车的乘客,找座位常靠早上车抢的方式。检票口一开,人们都像潮水一样涌向站台。父亲担心我摔跤,说咱不跑了,抢不到就抢不到吧,上车再说。等到我们上车时,车厢走廊上、接头处已站满了人。父亲找了一个可以让我和行李容身的地方,嘱咐我,你在这别动,我去别的车厢看看。半个小时后,父亲兴奋的过来了,领着我拖着行李走过三个车厢,给了一个男人二十元钱,买了一个座位,原来那人是专门靠抢座卖座谋生的,那时的二十元钱差不多够我一个月的生活费了,一路上我多次要父亲坐,但父亲说他是老师站习惯了。到南京后已是下午七点多钟了,从南京到石家庄的车是晚上十二点多钟, 厦天的南京特别的热,侯车室没有空调,父亲担心我中暑,给我买了一根冰棍,那根冰棍的味道我到现在都觉得是最美的味道。在南京上车后,父亲没有找到卖座位的,就站着跟有座位的人聊天,打听他们在哪站下,如果打听到人家离下车时间还早,就换个地方聊天,终于父亲找到了还有两站就要下车的人,这两站地,父亲一直站在那两人旁边,生怕挪动一步就失去了抢占座位的先机,虽然一路劳累,但我却满满的幸福,感觉到父亲就是我的大山,没有他解决不了的问题。

鄱阳湖大桥开通后,从家乡到九江一个半小时足矣。父辈们用吃苦耐劳为我们创造了舒适的生活、用他们的坚强与爱给了我们最好的依靠,父亲永远是我内心里那座大山。

我也人到中年了,常想在自己孩子成长的路上,我将怎么做才能让她们受益一生,才能让她们长大后也如我这般忆起年少时的点点滴滴充满的都是温暖,我想唯有爱,因为成长之路有爱的陪伴才能健康成长。也正因为有爱才能在成长之路上迎难而上,不被挫折和困难击垮。

上一篇: 顺风车
下一篇: 行你所行 无问西东
责任编辑:江 江 张建旺
2010-2012 © 中铁大桥局集团第五工程有限公司
请用IE5.0以上版本及1024*768分辨率浏览 技术支持:维网科技 赣ICP备0500051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