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显示
先进典型
更多>>
  文化景苑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文化景苑  
记忆里的家乡
作者:唐伟  发布时间:2017/12/5 15:35:18    点击:594

那年我七岁,记忆里当时家乡的村落里到处是孩子,包括我在内,我生在一个普通的乡村家庭,那时候家乡的孩子特别多,玩在一起的时间也是特别多的,那时候的条件还没有电脑,没有手机,也没有现在繁重的功课和多彩的辅导班,我的童年是很有趣的,童年不管离自己有多远,我都记得很清楚,历历在目。每次回到家都记得自己在哪里摔过跤,在哪里打过架,我对家乡满满的回忆不知道从什么时间就已经开始了,远远不止就这些。睹物思情不仅仅是文人墨客的独角戏,像我自己离家真的很久了,在家里待的时间也少,又是初入工作不由得想写下这篇记忆里的家乡来满足下自己的思乡之情。

家乡有条河,看很多人写家乡,对于家乡的记忆都有那么一条特别的河或者小溪,河水清澈见底,游着大小各异鱼虾,春夏秋冬都有着她不一样的风情。家乡的河不宽,但很长,至今我都不知道从哪里起源,她要流向哪里。小时候的我只是从书上得知,她会去大海,以致现在我还是相信,她一定可以到达大海。故乡的河在脑海里是没有名字的,大家都称她叫做“港”,这是个谐音,接下来的描叙中所有关于她,我都以港称呼吧。港,我把他当成河母亲一般的存在,她是一位伟大的女性,慷慨大方,端庄典雅,极富一副成功女性的魅力。春天如约而至,河边的树木沐浴着夹杂河面升腾的仙气的春风,成群结队争先恐后的醒来,有李树,桃树还有柳树,他们都是先长出小叶子然后再开花的,这一点我很清楚。站在河中央的小桥上,闻着花的清香,感受着家乡独一无二的春,我的心里笑开了花。农田里已经热火朝天了,在家乡的春里,人人都有着爱劳动,尊重土地的感情,上至60岁的老爷爷老奶奶都在牛的辅助下,佝偻着背在田间犁田耙地。经过一个冬天的沉睡,我们的土地早已做好了准备,接受反复的耕耙,目的也只有一个,在接下来的秋天给农民带来可观的收成。家里面妇女们,早早的把从政府那里买来的稻谷种子准备好,抓柱春天至关重要的时间成了每个普通劳动家庭的习惯,播种之前是要先在家里把种子催芽的,母亲将之视为希望,在一个底部打好孔的木桶里垫好厚度刚好的稻草,三月的村里池塘的表面还有这一层薄冰,勤劳的村民知道,用这个水来催醒种子是不合适的。记得那个时候,种子第一次接触的水是河边的水,时间选择刚好6点左右。朦胧的清晨太阳公公可能还有几分打盹的犹豫时间,母亲已经把开封好的种子全部倒至一个透气的麻袋里,在河边反复翻洗着稻种子,生怕有任何一颗种子没有充分接触河水而不能顺利发芽,河水不冰凉,朝着东边的方向,可以清晰的看到,那一缕缕升腾的水雾,笼罩着河边排列的李花,桃花,似仙境不足为过。把种子浸透彻底,然后放到特质的木桶里,再盖上稻草,接下来的工作就是等待河水母亲的唤醒工作了,河妈妈慷慨的滋润给足了他们冲破硬壳,挣脱谷衣的力量,那就是春了。

夏天,在永新这座小县城里,不算太热。家乡有句老话“吃过端午粽子,跳下河去打蒙扎”,蒙扎这边在家里面的意思就是游泳潜水的意思。家乡的夏到处是醉人的绿,小学回家的路上,路旁绿油油的稻田一望无际延绵至远处的山头,在记忆里其实真正的绿是属于夏天的,这是牛羊肥的季节,家里面储存的麦糠和晒干的草料在牛羊面前失去了被宠幸的机会,这是一种大自然的语言。牛羊这个时候是自由的,因为根本不用担心它们会从山上下来误吃农民的农作物。河妈妈也换了一身着装,不失大气典雅,实属年轻有活力。树上都挂满了果实,也是绿油油的,依稀可以看着他们探着小脑袋,小时候在自家园地最喜欢和别人家小朋友比树上的果子多了,争的面红耳赤,必须要个输赢不可,奶奶和旁边家的婶婶自顾着看着偷偷乐。

秋,很多文章写的秋都是安静的,静谧悠雅。低垂的稻谷尖往往与农名伯伯的笑脸挂钩的,我写这篇文章的年纪我还是6岁的孩子啊,我还不懂这个。但是家乡的河蟹绝对肥了,没错,在当时我和哥哥会拿着锄头把河边的螃蟹洞锄个遍,可把邻居大伯大婶气坏了,河边的堤坝上面都是菜园,我和哥哥这样的行为纯属搞破坏,现在知道了堤坝的重要性了,也不去破坏它了,堤坝上长好的植被就是我专业所学的固坡方式的一种。那种烧烤土螃蟹的味道,也可以油煎,不是饿了才去做的,就是乐趣,现在看到小朋友在河边嬉戏的也是寥寥无几,港不再对他们有诱惑力,没有归属感了。与此相反,每一次回家,我都会打着赤脚,在河边走一遍,感受下从脚底间流过的童年,那种石头挤压脚底带来的疼痛让我无比幸福开心,我把河边的漂浮的垃圾袋捡了一遍又一遍,不曾感到厌倦。

冬,我真的一点都不冷,那个时候我的小伙伴是一条我一次也没有写进语文作文里的一条狗,回想起来我一点也没有伤心,从某种程度上它也是我的老师,为它流过的眼泪,回到家看到它僵硬的趴在灶台旁,我的内心快奔溃了,真的陪伴了我很多时光了,它生崽的那一天我都不想去上学的,就想在旁边接受每一次出来狗宝宝的惊喜,在家里我是最小的一个孩子,哥哥姐姐都去读初中了,我还在读小学,我的性格特点都和他们不一样,他们很关爱我啊,真的很关爱我,但是我和他们喜欢的不一样,可能就是因为自找的孤独我才会特别喜欢狗,也可能和母亲有关系,记忆里,母亲总是和我讲起属于她儿时的一条忠犬—凰,这个字是我自己取的,因为它的确是一条忠犬,可能家里面就是以他的毛色“黄”来命名的,凰是外公最中意的一条普通中华田园犬,但是它与生俱来的性格特点注定是一条非凡的犬,什么特点呢?狩猎!母亲小时候生在山里面,偏僻的山村里爱好狩猎也是一种文化,外公最好兔子,凰和外公的配合在母亲简单的话语里让我感受到了一个词“天衣无缝”,我更相信那条犬就是来拯救外公一家的神犬,外公很珍惜它,它也跟着外公在属于他们的沙场上大放异彩,母亲小时候吃饭都吃不好,饿了就去菜园摘白菜随便锅里一炒就吃了。凰的存在给这个家庭带来了来之不易的肉食—兔肉,母亲常说它以前身体不好,就是因为有了凰,所以全家人伙食好了,身体好不易生病。多年以后,现在的外公可能年纪大了,可是他还是一直在寻找那条狗,我认为是一种感情吧,我喜欢和外公说话,和外公攀谈,我更为喜欢他,外公的严厉早已褪去了历史舞台,很多时候说的话可能存在感也不强了,孙子孙女可能不理解的地方也多了,但是我在血液里植入了对他的崇敬之情,他还是喜欢养狗,可能是因为年纪打了,在培养上有心无力了,但是只要他自己开心就够了,母亲也时常教育要多去看望外公,现在长大了,我去的目的就是让他开心,打扫一次卫生,陪他放一次牛,走一次路。很多别人不理解的事我都干过,收割完稻谷的田野里,黄鼠狼出没于没有任何屏障的田野里,对于我和犬来说就是一场博弈,相同的口号,在星期五赴约,似离弦的箭奔向我们的天地,去山上挖番薯的日子,旁边时刻有着自己的犬,我感觉我自己就是王,我享受着它给我带来的童年,我真的一点都不冷。

周六,闲暇的片刻,透过玻璃,朦胧之间,感受到窗外泛黄的树叶,微风扶来,飘飘洒洒,又是“异”地。换个角度,换种心情,换种身份,从心底里接受这片刻落叶的凋零,突然云层间隙里偷溜出几缕难得的阳光,挣脱了好几层不知怎么称呼的云,实在漂亮壮观,不知家里是阳是阴,于是脑补以前的美景,记录于此,与君分享。

上一篇: 物资业务技能比赛心得体会
下一篇: 感受精彩,分享收获
责任编辑:江 江 张建旺(实习编辑)
2010-2012 © 中铁大桥局集团第五工程有限公司
请用IE5.0以上版本及1024*768分辨率浏览 技术支持:维网科技 赣ICP备0500051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