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显示
先进典型
更多>>
  文化景苑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文化景苑  
《白夜行》书评——无法完成的救赎
作者:杨宇辰  发布时间:2017/11/13 16:16:57    点击:148

题记:我的天空里没有太阳,总是黑夜,但并不暗,因为有东西代替了太阳。虽然没有太阳那么明亮,但对我来说已经足够。凭借着这份光,我便能把黑夜当成白天。我从来就没有太阳,所以不怕失去。——摘抄自《白夜行》

东野圭吾作为一名日本推理小说家,最被中国读者广为熟知的作品大概就是《白夜行》、《信》、《嫌疑人X的献身》了,最后者还被翻拍成了国语电影。作为一名本格推理小说的爱好者,东野圭吾、岛田庄司、江户川乱步等大师的作品,我大部分都拜读过,回想自己青涩的少年时光,放后每天看一个章节大师的作品,留下悬念,期待后续章节可以一步步解开谜团,真是满满的回忆啊。第一次拜读《白夜行》是在大学时代,其实这部如雷贯耳的作品,早在少年时便有心去读,但恐心智不足,不能理解作品,便将此事拖到了大学时代。初次通读全书,便被深深震撼,《白夜行》绝不仅仅是推理小说这样简单,后来,便疯狂似的补了日版的电视剧、电影,和韩版的电影,几个版本各有千秋,是编剧和导演对原著的不同理解,这里不予累述。
    说了这么多,讲回小说本身,题记的这段话,是女主角雪穗对继女说的。仅仅是因为这句话,就觉得读者一定会爱上这个故事。
    绝望的念想,恸的守望,书中对人性的剖析大于对推理故事的叙述,《白夜行》其实只是个童话,是两个孩子手拉手走过白夜的孤独的童话,是一个生命用全部的牺牲换取另一个完美人生的童话。

喜欢它的封面,拆开写满滥俗广告词的腰封,白色的底案上是两个孩子手牵手的小小剪影,就像亮司亲手剪出的憧憬:只希望能手牵手在太阳下散步如此简单微渺的愿望,却是遥远而不可实现的。

如果说这是童话,也许是最残酷的一种:男孩为了女孩杀死了自己的父亲,女孩又杀死了自己的母亲。共同的原罪将两个人联系在了一起,互相支撑着成为彼此的光明,即使是没有阳光的黑夜,也拥有一份可以得到的温暖。

不要问雪穗是否喜欢亮司,不要问两人间是否存在爱情,有过那样的经历,怎么还可能奢望他们懂得爱?

只是,还残留着些许小小的温暖色彩,在雪穗为亮司做的绣着“RK”小杂物袋上,在以两个人的名字共同命名的“R&Y”Ryouji & Yukiho)的店名上,至少还可以相信,这不是个绝望到底的童话。

回想起来,两个主角,雪穗和亮司,从故事的开头到结束,几乎没有出现在同一个场景中,也不曾有过一句对话,却又始终息息相关,每一个故事的碎片中都重叠着两个人共同的身影,每一个看似偶然的情节都是算计好的结果。只是,算计一切,却无法得到幸福。这种微妙关系,老刑警说共生,其实很准确。不过,我觉得,雪穗和亮司的关系应该叫做羁绊,除了羁绊,亲情、友情、爱情都无法描述这种关系。

有人说,只是雪穗单方面利用亮司而已,可是,盗窃软件机密,让亮司把尸体埋在自家后院,这些同样是雪穗主动为亮司做的。虽然亮司一心希望至少雪穗一个人可以站在太阳下生活,然而对于她来说太阳原本就不存在,如果世界上还有什么可以信任,那只有亮司本身。两个人的共生关系是她生命中仅存的光,她也只学会了在这样的光影中生存。

雪穗是不懂得爱的人。她对一成说,自己不懂得怎么去爱一个男人。这是雪穗一生中少有的几次真心话之一。有人说,雪穗想要的是夺取。并非如此。雪穗和亮司一样,想过的只是普通人的幸福生活。只是从小的遭遇,让她已经失去了感知幸福的能力。她只能模仿世人所谓的幸福,比如事业成功,比如有个安稳美满的家庭,但这些都不是她真正需要的,所以她可以在伪装成贤妻良母,一段时间后厌倦了,毫不可惜地把丈夫丢给情人。即使模仿幸福也不可能得到真正的幸福。如果说她还相信着什么,那就是亮司了。R&Y代表着两个人,她的幸福是他们两个人的梦想,反过来说,她肩负着要一个人活出两个人的幸福的重负。但是亮司死去之后,她的伪装幸福也变得没有意义。一定是如此。

江利子说,雪穗喜欢的是一成。其实也只是正常人一厢情愿的想法。雪穗早已经没有了正常感知情感的能力,维持她的生活的一直是演技,不得不说,这是只有高智商的人才能完成的完美演技。但是一成看出了她的伪装。并非一成了解雪穗的本性,他只是看出了她的不真实,没有被她骗,于是对于雪穗来说就变成特别的人。一成看中江利子而非自己,也让她产生了不甘和嫉妒——也许用这样的词来形容并不准确,总之还有某种负面的感情留存下来,说明她还是个人。但是亮司死后,连这样的感情都会消失。共生的一方死后,另一方也不可能独活,即使活下来,也只是行尸走肉。所以桐原亮司死后,唐泽雪穗这个人也必然不复存在。

也许亮司是更让人心痛的孩子,为了陪伴她,只能生活在白夜中,再怎么向往,也祈祷不到光明。相对雪穗而言,亮司基本还保存着作为普通的人性。只是他生命的全部,都用在守护一个人身上。雪穗说她的世界是白夜,亮司却说希望能走在太阳下。也许是负罪感让他无法站在雪穗身边,更别提给她幸福。他最终也没能带她走进阳光。

两个孩子,都在学习如何幸福,以他们错误的方式。亮司用他的死成就了雪穗的完美,却让她失去了仅存的光明。亮司守护了雪穗十九年,还是没有完成彼此的救赎。直到最后,他们依然是不懂得幸福白夜下行走的孩子。

“像我这样懦弱的人,凡事都要留几分,怎么曾经也会为了谁,想过奋不顾身”亮司为了雪穗,有这样的奋不顾身,但作为普通人的读者们,又何尝没有过这样的这样的奋不顾身。童年的经历,让雪穗失去了“爱”这种情感,也失去了感知幸福的能力,但作为普通人的读者们,又何尝没有过失去某种情感的经历。多少人,用焦虑替代了不平;多少人,用愤怒替代了悲伤;又有多少人,用疯狂替代了绝望。许多人,眼泪夺眶而出时,却不知自已因何而哭,又有许多人,开怀大笑时,却不知自已因何而笑。

最后的最后,多希望故事可以在结局来个大反转,看到雪穗和亮司可以手牵着手在太阳下散步。不过,这仅是我个人的一厢情愿罢了,作为一部文学作品,《白夜行》恰恰是因悲剧而完美,因悲剧而让读者动容。希望看到我书评的朋友们都去读一下这部童话般的《白夜行》。

上一篇: 一份毫无头绪的荐书稿
下一篇: 读书之秋
责任编辑:江 江 张建旺(实习编辑)
2010-2012 © 中铁大桥局集团第五工程有限公司
请用IE5.0以上版本及1024*768分辨率浏览 技术支持:维网科技 赣ICP备0500051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