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显示
先进典型
更多>>
  文化景苑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文化景苑  
我的桥,你的路——安九铁路长江大桥工地随笔
作者:张翼萱  发布时间:2017/10/12 16:34:44    点击:337

时维九月,序属三秋。潦水尽而寒潭清,烟光凝而暮山紫。值此秋高气爽之季,安九长江特大桥即将开工建设,我作为一名普通建设者,总有个习惯,到开工前的工地转悠,大概是想留下一片易逝而美好的记忆吧。

安九长江特大桥跨越湖北与江西交界的鳊鱼洲,走在江边,荒滩草棘丛生,江流滚滚,江中心的鳊鱼洲可望而不可及。

其实鳊鱼洲有个很古老的传说,凄美悲壮。相传上古时代炎帝后裔共工是水神,人面蛇身赤发,统领长江流域。为完成统一九洲的理想,率部北上与黄帝后裔颛顼大战,临行前对手下千年鳊鱼化身的战将嘱托,要永镇长江,保卫疆土。后共工与颛顼大战败亡。《列子.汤问》记载共工与颛顼争帝,怒而触不周山,折天柱,绝地帷,故天倾西北,日月星辰就焉,地不满东南,故百川水潦归焉。意思是说共工因愤怒而撞倒了不周山,折断了顶着天的柱子,扯断了拉着地的绳子,天往西北方向倾斜,所以日月星辰都往西北运动,地往东南方向下陷,江河湖水都向东南方向流淌汇集。鳊鱼得知共工死讯后,悲痛难忍,但又牢记共工嘱托,遂化成鱼形,永存江中,即现今的鳊鱼洲,又称“江心洲”

鳊鱼洲洲头向西,洲尾向东,外围长约6公里,宽约3公里,洲上土壤肥沃,相传早些时候盛产棉花、花生、红薯等农作物,每当丰水期来临,洲边水域更是各类鱼虾纵横交汇,到了冬季又是侯鸟的天堂。于是鳊鱼洲成了长江两岸村民眼中的香饽饽,解放前湖北黄梅的单洲村与江西九江的滨江村曾发生过多次械斗,最终单洲村民更为强悍夺得了此洲,从此鳊鱼洲归属湖北。

解放后,鳊鱼洲逐渐发展起来,文革时期盛,有村民居住,日出而作,日落而息,但在1975年,曾发生一起渡船沉船事故,溺亡惨重,村民悲痛欲绝,从此鳊鱼洲上再也无人居住,土地渐渐荒芜起来。

踏着江边松软的沙地,抚摸岸边浓密的柏杨,我不由思绪万千。共工与颛顼都是炎黄后裔,单洲村民与滨江村民亦是炎黄子孙,几千年的争斗都离不开一块土地。但在飞速发展的今天,飞机把天空连起来了,公路把土地连接来了,桥梁把江河连起来了,手机把人与人连起来了,又哪来的界域之分?其实天下炎黄本一家,聚散皆是情。

我的桥,就是你的路,不必分彼此。我期待着安九长江大桥建成的那一刻,江南江北再聚首,共赏“落霞与孤鹜齐飞,秋水共长天一色”的壮丽画面。

上一篇: 精铸云南彩虹梦——来自澜沧江特大桥施工一线的报..
下一篇: 我的桥,你的路
责任编辑:周滢 张建旺(实习编辑)
2010-2012 © 中铁大桥局集团第五工程有限公司
请用IE5.0以上版本及1024*768分辨率浏览 技术支持:维网科技 赣ICP备05000513号